《药物猎人》:对细菌一无所知的19世纪,如何平息霍乱? _M生活图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天娱乐官方

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天娱乐官方

关心百姓资讯_让本地生活更美好

《药物猎人》:对细菌一无所知的19世纪,如何平息霍乱?

2020-06-10   M生活图

    霍乱是很严重的肠道疾病,主要症状是排泄物呈米汤状,且有鱼的气味。患者一天可能腹泻达五加侖(近19公升),还会呕吐与肌肉痉挛。这会造成严重脱水,导致病患电解质失衡,心脏与脑部受到损伤。霍乱患者的皮肤会因为大量流失水分,呈现灰蓝色,因此又称为「蓝死病」。若缺乏治疗,半数以上的患者会死亡。

    在整个十九世纪,欧洲与世界诸多地区遭到一波波的霍乱肆虐。第二波霍乱在一八四九年摧毁爱尔兰,许多在马铃薯饑荒中倖存下来的人,后来仍死于霍乱。这波疫情随着挤满爱尔兰移民的船只登陆美国海岸,连詹姆斯.波克总统(James K. Polk, 1795-1849)也没能倖免。这次疾病横扫西部,导致加州之路(California Trail)、摩门之路(Mormon Trail)与俄勒冈之路(Oregon Trail)上(注:这三条路线是过去美国人基于经济或宗教因素,从东岸往西岸迁徙的路线),有六千到一万两千名旅人丧命,多数拓荒者想在加州淘金热潮中大捞一笔,岂料美梦在上吐下泻中破碎。待这波致命的浪潮终于平息之后,霍乱又在印度爆发,并于一八五三年侵袭伦敦。

    在伦敦,霍乱一年内就夺去逾万条人命。一名医师开始关注这种可怕的肠道疾病,这位医师就是约翰.斯诺(John Snow, 1813-1858)。斯诺为矿工之子,在约克(York)最贫穷的区域长大。当时全家住在乌兹河畔(River Ouse)的破屋,河水三不五时氾滥,家里总会跟着淹水。斯诺在这次新疫情爆发时,正在伦敦圣乔治医院(St. George’s Hospital)担任麻醉医师。一八五四年八月三十一日,他负责治疗居住地苏荷区(Soho)的霍乱病人。接下来三天,苏活区有一百二十七个居民死亡。一个星期之后,苏荷区四分之三的居民逃离此区,这一带成了空蕩蕩的鬼城。又过了一个月,少数留下的居民中又有五百人死亡,而英国其他地区丧命的人数更是多不胜数。斯诺后来表示,这是「国内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霍乱疫情」。

    当时的人对霍乱起因毫无概念,甚至不知道风险因子可能为何。伦敦的霍乱疫情爆发时,是巴斯德(Louis Pasteur)发表疾病细菌论的前七年,更要等到四十年后,医学界才採信柯霍医师(Robert Koch)的说法,亦即霍乱与其他疾病其实是由细菌造成(柯霍后来也因指出细菌导致结核病而获颁诺贝尔奖)。斯诺着手研究这非常棘手的疾病时,尚未有任何传染性病原体的知识,当时的人多以「瘴气论」来解释疾病。

    瘴气论主张,疾病是由「坏空气」产生。这似乎能合理解释霍乱的起因。霍乱所在的许多贫困社区,那些地方往往瀰漫人畜粪便的恶臭,还夹杂着垃圾腐败的潮湿臭气。另一种常见的看法是,由于下层社会的人较缺乏道德,导致体质变差,容易生病。斯诺不完全採信瘴气论与道德败坏论,反倒怀疑是水出了问题。但如果对细菌一无所知,或缺乏检验细菌的技术,该如何确认水中藏有某种传染源?

    斯诺用了新的研究方式,这做法过去没有人用过,甚至促成新的医学研究兴起。他详细检视苏荷区地图,有系统地记录每一起霍乱病例发生地(这一带是今天西敏区的卡纳比街[Carnaby Street],是知名的购物大街)。只要苏荷区有人染上疾病,他就在那个地方画上短短的黑线,让一条条黑线与相邻街道垂直堆叠。他总共画了五百七十八条线。之后,他又标出附近的抽水泵。伦敦是由浅浅的公共水井供水,居民从水泵打水,再带回家用。水井的水源是由不同的水厂控制。伦敦供水系统已够複杂,但下水道系统更是混乱,经常是东拼西接。个人厕所会接到化粪池、地窖,或是难以捉摸的下水道管线中。最糟的是,伦敦地下水层容易让化粪池污染水井的水。

    斯诺在他的地图上,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。布罗街(Broad Street)北边一间大型济贫院收容超过五百位贫民,但鲜少居民罹患霍乱。同样的,在布罗街水泵以东一个街区的啤酒厂工人,完全没有霍乱病例。除了这两项例外,斯诺的地图清楚彰显了两件事:多数霍乱死亡者都是布罗街水泵附近的居民。

    斯诺深信,导致疾病的原因一定来自布罗街水井,于是他找当地市议会,要求他们移除这水泵。市议会抱着疑虑。布罗街水井怎幺可能遭到污染?他们指出,布罗街的水很乾净,也比苏荷区多数水泵打出来的水味道更好。有不少人不用自家附近的水,特地前来布罗街,就是要取用这里乾净的水,尤其是卡纳比街恶臭水泵附近的居民。

    不过斯诺坚持己见。他指出,布罗街附近的济贫院几乎无人罹病,而这济贫院有独立水井。他也指出,布罗街附近的啤酒厂工人也不生病,因为他们想喝多少啤酒就喝多少。他猜想,啤酒中可能有某种物质可预防疾病(酿製啤酒过程中,啤酒麦芽汁要煮一小时,大部分的细菌会被杀死)。最能看出端倪的,是卡纳比街水泵附近罹患霍乱的居民,正是特地去布罗街水泵取水的人。

    后来,市议会被他说动,准许他封闭这水井。斯诺马上拆除布罗街水泵的把手,让居民无法在此取水。于是苏活区的霍乱疫情平息了。

    如今我们知道,布罗街水井是遭霍乱弧菌(Vibrio cholera)这种病原体污染,只要居民喝下就会染病。即便斯诺缺乏这项知识,但他把焦点放在地理与人口的创新研究方式,往后成为有效控制疾病的方法。这是流行病学的首例,亦即研究人口疾病模式。如今,斯诺已是公认的流行病学之父。

    从某些层面来看,斯诺相当幸运。流行病学研究和实验不同,实验可说明因果关係,但流行病学研究无法证明因果,只能说明相关性──以斯诺的例子来说,也就是患者居住地与水泵地点的关联。导致霍乱的原因也可能不是水或水泵;光用斯诺的地图是无法确知的。即便斯诺指出布罗德街水井有感染源是正确的推论。


    编注:[1] 原书所附英文译文为:「Superior doctors prevent the disease from happening, mediocre doctors treat the disease before fully evident, inferior doctors treat the disease after it is apparent to everyone.」

    相关书摘 ▶《药物猎人》:罂粟、吗啡到海洛因,鸦片类药物的历史

    书籍介绍

    本文摘录自《药物猎人:不是毒的毒 x 不是药的药,从巫师、植物学家、化学家到药厂,一段不可思议的新药发现史》,脸谱出版

    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    作者:唐诺・克希(Donald R. Kirsch)、奥吉・欧格斯(Ogi Ogas)
    译者:吕奕欣

    从药学研究和制度变迁,看到药房、药师、药厂、药学院的起源故事,前科学时期的千年药草学,如何发展成现代两百年的医药化学,翻开药物猎人的笔记,跟着绝命毒师的脚步,阅读一本专讲药物的医学史,寻访一个药毒不分家的奇异世界。

    从古至今药物的发现历程中,有着许多乍看迷信、不科学、充满奇蹟的试药经历,例如乡间药房的草药学、中世纪作坊里的鍊金术、工业革命的化学染料工厂,后来都成为二十一世纪实验室化学、细菌论和药理学的基础。身处药厂四十年的药物猎人唐诺‧克希博士回顾製药业的前世今生,探索药学与科技、商业发展之间的关联,诉说这群药物猎人与细菌、病毒、人体生理祕密无止尽奋斗的奇闻轶事,并揭示药学在社会演进中扮演的角色。在人类大历史中,少不得药物猎人这块被忽略却关键的拼图。

    《药物猎人》:对细菌一无所知的19世纪,如何平息霍乱? Photo Credit: 脸谱出版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云天娱乐官方|关心百姓资讯|让本地生活更美好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发888彩票线路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78众发娱乐